当前位置:银河895.com历史游戏
游戏
2022-08-09

肖涵下载了一款最新的iPad游戏,射击类的,很血腥。很多的卡通小人儿被吊在木桩上,绞刑的样子,玩家操控一把弓箭射向绳套,救人。

如果射不准或在规定的时间内完不成任务,人质就会死于非命,血光四溅。

肖涵很痴迷于这种刺激的游戏,一有时间就抱着电脑不停地练习。他眼前总是出现那些表情痛苦的小人儿,甚至睡梦中都在射箭救人。后来,那个游戏被他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无论从哪个角度把弓箭射出去,都能准确无误地把人质解救下来。

一个多星期后,肖涵突然想起了女友。这么多大了,也没个电话。

晚上,肖涵到了女友的家。

门虚掩着,肖涵直接进了房间。

房间里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:女友踩着凳子,正把脑袋往绳套里塞。

这情景太熟悉了,和游戏里几乎一模一样。肖涵想都没想,操起茶几上水果盘里的刀,射向女友。

刀深深地嵌在脖子里,血流了出来……

几秒钟后,他反应过来了,这不是在游戏里,是现实中。

肖涵的女友只是想吓吓他。快要结婚了,房子还没着落,她想让肖涵和他弟弟争,把他父母的那套房子要来,肖涵却迟迟不能下决心。于是,她想用上吊来逼他下这个决心……

上一页12下一页

在20世纪80年代,英国约克郡的一份报告上有这样的记录:“我记得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早上,很多人都和我一样在散步。当一路走下去的时候,我发现人们都不见了,只剩下我的妻子和我,一个19世纪装扮的老年妇女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,天气也突然转凉了。”

1912年夏季的一个中午,从英国伦敦开往格拉斯哥的快车上坐着两位乘客——检察官斯科特列·雅尔德和年轻的护士。突然,从靠近窗口的座位上传来一声男人的惊叫。“你叫什么?难道你从来没有坐过火车?”检察官问,并试图让害怕的人冷静下来。“我叫比姆·特列依克,我是从乔特列姆来的马车夫,我现在在哪里?我跌到什么地方了?”说着因恐惧而痛哭起来。检察官赶忙跑去叫乘务员,当他们赶来时,马车夫已经不见了,小护士昏倒在地。如果不是座位上还留着马车夫的鞭子和三角帽,这一切就像是幻影。事情也引起了车上旅客的兴趣,几个人看到帽子和鞭子后,认定是17世纪中期的东西。

后来,检察官和护士一起来到了马车夫提到的地方。在那里的市政局,他们了解到早在14世纪,铁路通过的地段就有个山村叫乔特列姆。当地牧师在150年前教堂案卷的死亡名单中,找到了比姆·特列依克的名字,而且在空白处还有这样的记载:

一天夜里,特列依克赶着马车回家,在途中看见前方有个“吓人的车辆”——铁的,巨大的,像蛇一样喷着火和烟的怪物。莫名其妙的是特列依克竟出现在里面,里面还有一些穿着古怪衣服的人,大概是魔鬼的仆从,被吓坏的特列依克呼叫上帝保佑。突然,他发现自己已躺在路边的一条沟里,路变得空空荡荡,马和车子已无影无踪。后来其妻获悉,一个小时以前邻村的一个人牵回一匹马,这马是他在离家10千米远的地方捡到的。

检察官把得知的一切告诉了皇家协会,协会为此还详细核查了特列依克事件的整个过程。那顶三角帽至今仍保存在协会会馆里。

2004年12月22日19时左右,马克和女友朱莉亚开着客货两用车F150出发,探索纽约马加利特维尔附近卡茨基尔山背后的道路。马克讲述了他的奇遇:“我很自信,尽管我开车时随意选路,但我总能原路返回。可是这次,开车30分钟后我彻底迷路了。这时开始下雪,越下越大,我隐约有点害怕。我在大雪中差不多转悠了1小时,朱莉亚看了一下油表,我们一下子紧张了起来。天哪,油箱几乎见底了!在暴风雪的山中迷路,汽车又没有油,我们越想越害怕。”上一页1234下一页

那日母亲出门买菜,回来时不见菜篮,倒是脸色苍白凑到我耳边小声说: 听说了吗?隔壁你王婶家的女儿突然得了一种病,说晕倒就晕倒,晕倒后醒过来会双眼通红,满地乱爬嘴里发出汪汪得狗叫,刚才我出去买菜,正好看见她发病,怪吓人的。 说完母亲拍了拍胸脯,脸色更加苍白了。

王婶没带妹子去瞧瞧吗? 我有一搭无一搭地问道,实在对这些八卦不感冒。

去了,怎么没去,在好几家大医院做了全身检查,都没查出什么病来,后来去瞧外病,找到了一位非常有名的神婆。神婆瞧了一眼她闭着眼睛掐算了一下手指,就让她们回去!说你王婶家的孩子她看不好。后来你王婶百般哀求,神婆一脸无奈地,她们母女上辈子是一对夫妻,母亲是男人,女儿是女人,男人负了女人还把女人给杀了。如今女人投生做她女儿就是来找她报仇的,不磨死她绝不罢休

快得了吧! 我打断了母亲的话,不以为然地说: 接下来神婆一定是狮子大开口,要钱要东西然后给破解。

你错了,你王婶说了,神婆说了给她万贯都破不了,这是上辈子的恩怨,必须今世了了。 母亲说得手舞足蹈,一副她看见了的模样。

妈!我饿了,别人家的事,就此打住,我们还是好好过我们的日子吧! 我嬉皮笑脸地把她哄进了厨房,这才还我耳根清净。

几日后的一天清早,我出门时正好看见王婶家的妹子,她的表情很奇怪,走一步退两步,在楼梯上来来回回,堵在那里,正好挡住了我下去的路。

我叫了一声 妹子让让呗?

她嘻嘻一笑,声音完全和以往不同。

我被她的笑声吓得一激灵,正想扭头回家时,王婶跑了出来,看见她的女儿,焦急地说道: 宝贝!回家吧?你不是要吃饺子吗?妈妈给你包好了。 说完伸手去拉她。

可是我站在上面看得真真的,她伸出去的手,被她女儿快速抓住,然后用力一拉,她站立不稳,向前摔下去,本来要是她女儿扶住她,她什么事也不会有,可惜她女儿一闪,不但让她轱辘下去,还在她背上用力一推。

我站在高处看得怒瞪口呆,浑身颤抖,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打了120急救电话。上一页123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