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优惠网895.com美容“黑救护车”医院揽活 病人的安全无保证护肤DIY
“黑救护车”医院揽活 病人的安全无保证护肤DIY
2022-10-05

“豪华专车,专门接送康复、危重病人出院、转院”,“车内配有担架床、氧气瓶、吸痰器、呼吸机等,可安排医护人员出诊”,“全天24小时服务,随叫随到,收费合理……”印有以上内容的黑救护车揽活儿卡在省会一些医院病房内随处可见,令医护人员颇感头疼。

有些医院虽然几经清理和打击,但在病房楼内神出鬼没的黑车主们仍经常与院方大玩“猫捉老鼠”的游戏……

9月15日,记者走进郑州市区一些医院,对此展开了暗访。

揽活卡片病房乱撒车在附近遮遮掩掩

9月15日上午,在河南省中医院住院部内一病区,记者在病房和盥洗室内分别找到了多张提供“豪华专车接送病人转诊、出院”的黑救护车揽活儿卡。有张卡上甚至写着“车辆停在本院”。

随后,记者按照卡上留下的手机号码,以病人家属的身份询问“能否运送一个病人回驻马店老家”。话筒中一名中年男子说:“我们提供一辆豪华金杯牌救护车,车上配有警灯,车内医疗设施俱全,与正规急救车一样。费用按每公里4元收取。如果要求医生、护士陪同,费用另计,至少400元(不含氧气瓶、呼吸机等设施费)。”

当记者提出希望能看看救护车车况时,这名自称阿东的男子立即警觉起来,并问记者的家属究竟住在哪家医院、几号病房、到底什么时间用车等。

记者以“没有看到车况、不放心”为由,称现在只能告诉他病人所在医院,待见到车辆后再告诉他病人名字和床位号。“我们的车就停在医院附近。你连病人住几号病房、叫什么名字都不告诉我们,怎么可能让你先看车呢?”他反问记者几句后,以“考虑好后再联系”为由挂断了电话。

随后,记者在该院急救中心找到了一位刘姓值班大夫。看到记者手中的几张卡片,他说:“这种东西病房中经常见,都是些骗人的私车。坐他们的车,病人安全根本无法保证。”他说,该院急救中心就可以向病人提供转诊及接送服务,“长途接送按公里计算费用,单程收费。如果需要医疗设施和医护人员,费用另计”。

他随后告诉记者,“医院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病房发放这些卡片的。一旦发现有人散发,会到有关部门处理”。他说,医护人员对此很警觉,但因为这些人经常混杂在病人家属中,很难辨别,所以收效甚微。

医院门口鲜花店兼职介绍“救护车”

据知情人透露,郑州市内的一些黑救护车多藏身于都市村庄或一些隐蔽的停车场。平时由车主雇人到各大医院病房楼、院门口等处散发揽活儿卡片,待通过电话与患者家属谈妥价钱后,才会在约定时间、地点出现。

这些黑救护车主散发的“服务卡”在市区各大医院病房楼中几乎都有,尤其以省中医院、省人民医院、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等知名医院居多。“这些医院里外地患者比较集中,服务卡片命中率高”。“为了避免暴露目标、减少与医院人

员之间的摩擦,有时候黑车主们甚至还要先将病人用出租车从医院转运到自己车上”。据这位知情人介绍,为了扩大“业务”,一些黑车主还与医院附近的商户达成合作,凡向他们提供病人接送信息并最终成行者,会按路途远近给予一定的“介绍费”。

这位知情人说,“黑救护车除了车牌照外,其他什么营运手续都不用办,有时候还能冒充正式急救车偷逃过路、过桥费,一个月能赚不少钱。所以,一些商户也乐于给黑车主介绍业务”。

为了验证这名知情人的说法,9月15日下午,记者又来到了省人民医院住院部新病房楼东出口。这里原本比较偏僻、幽静,但因为是出入病房楼的必经之路,附近路边开了十多家礼品、鲜花及经营烟酒、副食、补品的小店,生意也都很好。

记者随便走进一家经营鲜花、副食的小店,女店员马上热情地迎了出来:“看看您需要点儿什么?补品、鲜花都有,水果都是新鲜的……”

“一个亲戚出院要往老家送,你知道哪儿有长途接送的救护车吗?”

“这里就有啊。你们老家在哪里啊?远不远?”

“驻马店上蔡县。”记者随口胡诌了一个地名。

“好吧,我现在打电话跟车主联系。”

女店员熟练地拨出了一串数字后说:“你赶快过来吧,这里有病人要出院去驻马店……”

聊了一会儿,女店员放下电话说:“不好意思啊,车主那里这会儿正有客户谈着呢。要不,你留下联系方式,让他回来跟你联系?”

记者以“不必了,再在附近找找”为由准备离开时,女店员急忙追出来递给记者一张名片,“这上面有车主的电话,你直接跟他联系也行”。“你的亲戚到底啥时候出院哪?”看到记者真的要走,女店员有点心犹不甘。“大概明天中午或下午吧。”记者随口说。“那不可能啊。医院周日根本不办出院手续!”对于这项“兼职业务”,她似乎挺熟。

下午6时许,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大门口,有人塞给记者一张“××专业护理中心”的卡片,印在背面的业务范围中赫然写着“提供医院陪护、家庭陪护、救护车……”

看来,在患者眼中承载着“生命之希望”的急救车,确实已成了一些人牟利的工具。

医院提供配套服务“黑救护”无从生存

在郑州市第五人民医院中医康复科住院部,记者看到了“严禁各种营销活动进入医疗区”的告示。不知道这些告示是否起到了应有的警示作用,记者在各楼层病房及盥洗室内均没有找到社会人员散发的“服务卡”。

该院急诊科主任、院长助理张思森告诉记者,以前在医院内也看到过这种卡片,但最近一段时间已基本上没有了。“我们向危重病人提供有规范的车辆接送及转诊服务,这种所谓的黑救护车在五院基本上无活儿可揽”。

张助理告诉记者,正规的急救车在省卫生厅、公安厅都有正式注册手续,并在郑州市120急救中心的统一指挥下,担当着院前救护任务。该院的4辆急救车在保证日常急救任务的前提下,也向危重病人提供转诊、接送服务,并严格按照物价部门核准的标准收取费用。

对于社会上存在的“黑救护车”现象,张助理分析说,社会需求无形中拉动着市场供应。如果医院有关部门能够向患者提供及时周到、价格合理的接送服务,宣传也很到位的话,黑救护车就很难揽到生意,久而久之就失去了生存的土壤。

郑州市紧急医疗援助中心特勤大队段主任告诉记者,“黑救护车”盘踞医院内揽活儿是一种违法行为,会给患者生命和医疗秩序带来危害。患者如果确需接送服务,请拨打当地120急救电话联系,各大医院都可以提供相关服务。

远离“黑救护车”专家给患者支招儿

“社会上某些个人打着急救车的旗号,到处承揽病人转诊、接送服务,已涉嫌违法。他们的这些车辆及随车人员没有相关资质,很难保证患者的生命安全。而且,一旦发生纠纷,患者也很难维权。”张思森告诉记者。

他说,正规的急救车承担危重病人转诊、接送服务,一般经过以下几个程序:病人确因病情危重或出院后行动不便需要转诊或接送,先由主管医生向院医务科提出申请——医务科与院急救中心取得联系——报请市120急救中心批准并获得授权——确定急救车辆并执行接送任务。这个程序办理很快,手续也不复杂。

张助理说,危重病人的转诊及接送,不仅要考虑到车辆调配,而且还要确保医疗人员及时到位,不能影响到正常的急救任务。“现在市五院急救中心有医生护士近百名,即使3辆车同时出动,车辆、人员也都能够保证及时到位。市五院急救中心在全国急救技能大赛上还拿过团体奖,急救实力在省会医院中首屈一指,可以向患者提供全方位、高水平的医疗救助服务”。

张助理表示,急救中心的救死扶伤工作是一种社会责任,体现了社会对生命的尊重;医院的急救服务水平也标志着其急救保障能力;在急救工作中,医院不会将经济效益放在首位,不会只盯着赚钱。患者如果确实需要转诊或接送服务,请与所在医院急诊科或郑州市紧急医疗救护中心联系,远离社会上的黑车。

对此,开物律师集团(郑州)事务所的杨俊峰律师表示,个人打着救护车的名义从事接送病人服务的行为已涉嫌违法。而且,其车辆一旦发生事故,赔付能力十分有限,患者权益难以保障。因此,建议患者不要轻易选择乘坐类似车辆,如果乘坐,一定要留足证据。